對中美關系不應過度悲觀

作者:雷墨 資深主筆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9-28
  中國改革開放的起步,與中美關系正常化同步。這并非歷史的巧合。如今中國接近世界舞臺中央,中美關系站在歷史的關口。這是歷史的邏輯。
  目前中美關系的突出特征是缺乏互信。中美建交以來兩國之間的互信,總的來說是有限和脆弱的。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以來,則極大地惡化了互信氛圍。這是很多人對中美關系前景悲觀的重要原因。
  缺乏互信當然不利于中美關系的發展,但并不必然導致“大國政治的悲劇”。無論從歷史還是現實看,互信都不是國家間接觸與合作不可或缺的前提條件。從大國關系角度看,兩國之間選擇接觸與合作,要么是這樣做能帶來好處,要么是不這樣做能導致危險。
  20世紀70年代初中美關系破冰,絕不是因為彼此信任,而是接觸與合作可以共同應對蘇聯威脅,即能給兩國帶來戰略上的好處。冷戰期間美蘇之間的接觸與合作(比如通過談判削減戰略性核武器),更不是因為信任對方,因為不這樣做可能危及自身的戰略利益。
  所以,中美在很多層面的互動,在認知上都不應以“信任”為邏輯起點。信任充其量只能是邏輯終點,即通過互動培育信任。對于現階段中美關系缺乏互信的負面后果,中國不應過度擔憂,美國的戰略界也心知肚明。
  可以肯定的是,不管有沒有互信,中美之間都會有互動。而且,無論這些互動在廣度和深度上如何演變,但都會遠超冷戰時美蘇之間。
  戰略競爭是目前中美關系另一顯性特征,美國還擺出了“脫鉤”的架勢。從特朗普政府的對外戰略(比如把中國視為戰略競爭對手),以及政府高官對華政策表態(比如副總統彭斯的冷戰式講話)都可以看出,其決策的邏輯起點是冷戰結束以來對華“接觸”政策失敗了。
  既然“接觸”失敗了,那就“脫鉤”吧。這很符合特朗普的“簡化”思維方式,但既不符合歷史事實,也沒有現實可行性。目前認為對華“接觸”政策失敗的聲音在美國比較高。但在中美戰略競爭惡化的當下,美國戰略界也開始了反思,不再一味地附和“失敗”一說。
  那些認為“接觸”政策失敗的觀點,主要依據幾乎都是該政策沒有促使中國走向西方式民主。美國對華“接觸”政策的定型是在克林頓政府時期。最近美國學者尼爾·托馬斯,通過梳理克林頓政府的對華政策,寫了一篇對“接觸”政策帶有正本清源意味的長文。他的結論是,認為“接觸”政策失敗是對該政策的誤讀,“與中國接觸的首要目的不是為了改變中國,而是聚焦于服務美國利益”。
  根據尼爾·托馬斯的分析,蘇聯解體后,西方式政治民主、資本主義經濟模式的威脅已經消除,如果當時克林頓政府對華政策的首要目的是按照西方模式“改變中國”,那在邏輯上站不住腳。在他看來,不能排除克林頓有這個意愿,但絕不會是其主要政策動機。
  炒作對華“接觸”政策的失敗,是為了證明中美“脫鉤”的合理性。既然“接觸”政策失敗是個偽命題,至少是值得推敲的,那么彭斯再多的冷戰式講話,也不會讓“脫鉤”顯得更加合理。特朗普政府在動用行政資源放大中美“脫鉤”的聲音,但能在多大程度上轉化為“脫鉤”的政策則是另外一回事。
  特朗普入主白宮以來,對華姿態強硬是美國政治的共識,但在如何應對中國崛起上并沒有共識。如果不懷疑特朗普治下的美國民意分裂、利益分化、政治分化的話,那就不能得出美國具體的對華政策“鐵板一塊”的結論,那么中美“脫鉤”會成為美國的政治共識?
  未來的中美關系取決于雙方的互動。這種互動很大程度上會以戰略競爭的形式表現出來,甚至帶有冷戰色彩,但不太可能出現冷戰式“脫鉤”。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七乐彩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