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志偉不是“完美偶像”

  他也是第一次當藝人,也不知道怎么把自己經營成一個“完美偶像”,不過也正因如此,大家看到的就是真實的他。
?
作者:本刊記者 魏含聿 發自浙江寧波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9-12
  身高一米八八的趙志偉若是甩開了步子走,團隊的工作人員便會被落在他身后兩米開外。
  “想吃什么你們挑,我請客。”趙志偉帶著團隊在商場里“大搖大擺”地走著,儼然一副霸道總裁的模樣。這和他新接的角色不無關系,但獅子座的他也向來是這般豪爽。
  沒走兩步,他又回頭打趣地說:“我們都要珍惜還能這樣隨意出門吃飯的時光。”
  雖然出道三年,也拍了數部影視作品,但趙志偉這個名字還不算被大眾熟知。不過,前陣子熱播的青春劇《我只喜歡你》,使得他帥氣又暖男的臉和“國欠哥”這個標簽一起被觀眾記住了。
  火鍋湯底尚未沸騰,鄰桌的小姑娘就過來問是否可以合影。趙志偉爽快地起身,表情里卻帶著些羞澀。
  趙志偉說在外面能被粉絲認出,他其實很開心,也會像朋友一樣和他們寒暄。他尊重他們,因為如果換作是他見到了自己的偶像,未必有打招呼的勇氣。
  “只是拍個照,或者簽個名,也許就能讓人家開心一整天,為什么不呢?”趙志偉歪著頭揚著眉,簡單又真誠的神態一如他給出的每一個回答一樣詞語樸素。
  成為演員之后,有名無名,對趙志偉來說人生都多出了很多迷茫、質疑、艱難和焦慮,需要一點一點地自我消化。
  他坦言自己白天時的心態都很好,一到了晚上,就會開始想很多事情,因為“想進步的人都不會沒有攀比心,不會泰然自若,與世無爭”。
?
  誰不想演好劇本
  隨著《致我們暖暖的小時光》《我只喜歡你》《親愛的熱愛的》三部甜寵青春劇先后熱播,網友評選了“月份限定男友”—五月林一、六月趙觀潮、七月李現。
  本來算是一個成績,但趙志偉心里咯噔了一下:“為什么別人都是演員的名字,只有我是角色的名字?”
  趙觀潮被觀眾記住,是他作為一個演員的成功。然而趙志偉心里還是好似被人潑了杯檸檬汁:上熱搜的永遠是趙觀潮,難道沒有人好奇一下趙志偉么?
  就像小孩子可以懂得卻很難接受大人們說的“懂事的小朋友要把糖果讓給別人”一樣,年紀尚輕的趙志偉還是渴望著嘗到從舌尖直抵心頭的甘甜。畢竟在紛雜喧囂的演藝圈中,名氣不是唯一,但也不可或缺。
  “名利這東西,說不想擁有是假的。我覺得只要是在合理范圍內,只要是通過正當的渠道獲得,渴望名利無可厚非。”趙志偉喝了口咖啡,想了想,用一種感到自己的真心話難被理解的試探性口吻繼續說:“還是存在一些演員,他們渴望名氣真的不是為了滿足虛榮心和利益,就是想擁有更多的選擇權。誰不想演好劇本呢?誰想永遠只能接傻帥傻帥的角色呢?”
  “流量”這個詞誕生以后,選演員看熱度不看演技變得愈發常態化,甚至已經成為了公開的秘密。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為了夢想也好,為了利益也罷,名氣不能不要。“而且不溫不火的狀態久了,粉絲都會質疑你—喜歡你這么久了,你怎么還是這個樣子?”
  見面那天,剛好是趙志偉出道三周年,他說看到粉絲在微博私信里告訴他“很開心你今年終于通過趙觀潮被大家看到了”,他真的很欣慰。比起名氣為自己帶來的利益,他同樣關心他給粉絲們帶去的安慰。
  “之前有粉絲說,跟別人講自己的偶像是趙志偉,總還要再解釋半天趙志偉是誰。”他抿抿嘴,深深地吐出一口氣,“挺難過的。所以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讓我的粉絲說出我名字時能立刻被人認知,也希望我的經紀人不用為了給我爭取一個角色而打十幾通電話與人周旋。”
  但如果拋開這些,趙志偉反而覺得現在的狀態也挺好。有得必有失,藝人的名字和生活總是會有沖突,當下的他雖然還沒有大紅大紫,但至少能擁有相對平常的生活,家人和朋友也不會被打擾。
  “我確實希望事業上可以做到更好,但如果把事業和生活平衡起來,我現在也挺滿足的。”
?
  從酒仙公寓的“白菜”開始
  從小學習舞蹈,16歲便以專業課第一名的成績考上了上海戲劇學院舞蹈系,本科期間在不少舞蹈比賽中獲過獎。在真正來到畢業的十字路口之前,趙志偉從來沒想過會放棄舞蹈當上演員,畢竟這是他一直以來最擅長、也唯一擅長的事。
  但到了大四的時候,趙志偉的膝蓋出現了很嚴重的問題,醫院已經沒必要去了,只能靠針灸治療緩解疼痛。看著長長的針刺穿自己的膝蓋,他會在心里反復地發問:幾年之后,膝蓋真的廢了,我還能做些什么呢?
  本科成績優秀的趙志偉是有機會留校任教的,但他始終不是很情愿去接受這個“退而求其次”的選擇。他崇尚老師這個職業,但心里潛藏著更大的野心,所以當某影視公司的老板找到他,說可以給他個機會去當演員時,他心動了。
  “他告訴我做演員可以體驗不一樣的人生,十年之內可以演很多好人、壞人,各種想要嘗試的東西都可以通過角色來嘗試。這句話非常打動我。”在那個時候,趙志偉還完全沒有考慮到要收獲粉絲和名利,他只想著,要轉行就要轉做一件特別有挑戰性的事。
  但令他措手不及的是,挑戰并非僅僅來源工作本身。“那時候我身邊的人都不是特別理解我的決定,我的舞蹈老師甚至都不和我講話。”趙志偉用低沉的語氣說,他的確是辜負了老師多年來的用心栽培,而他最怕的就是辜負別人。
  對舞蹈未變的熱愛,對演戲的茫然無知,身邊人的不理解,再加上工作時間和收入的不穩定,趙志偉在新領域的每一步都走得很艱難。
  北京酒仙橋路的酒仙公寓,是一個他現在想起來都會感到害怕和無所適從的地方。
  演員、經紀人、導演、制片人,從事影視行業工作的人沒有不知道酒仙公寓的,也幾乎都去過,那兒是劇組搭盤子的地方。大多數房間都被不同的劇組短租下來用于面試演員,門口貼著劇組的名字。剛到北京的趙志偉沒有資源,只能拿著簡歷去把每個房間的門都敲一遍。
  進去后會拿到一個劇本的選段,沒有人物小傳,也沒有故事梗概,背下臺詞以后便開始演。“房間里煙霧繚繞,聊天的聊天,玩手機的玩手機,表演開始了也沒人提醒現場要安靜,有時甚至都沒人抬頭看你一眼。”趙志偉苦笑著說,那是一種“被挑白菜”的感覺。
  挫敗感太強烈了,到后來他會懇求經紀人:“不要再帶我去那里了!”可是該去還是要去,沒什么別的辦法,那是演員的必經之路。但也是這條路,讓很多演員逐漸忘了自尊心這回事,也慢慢失去了自己的性格。
  演員,以及試圖當上演員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在互聯網興起前的那些年,不少演員都會在拍戲之余嘗試往歌手的路上發展。因為一部戲中的演員太多了,除了主演,很難會被觀眾注意到,更難被記住,反而是歌曲和唱片,可以占領大街小巷。
  網絡視頻平臺出現后,情況出現了逆轉。唱片賣不動了,長時間里幾乎所有歌曲都可以在網上免費下載,音樂行業在走下坡路。但影視劇的播放渠道變寬,劇組數量猛增,不少歌手開始嘗試轉行當演員。
  而且相比于唱歌、跳舞,演員的門檻最低,并隨著流量的出現,變得越來越低。這是趙志偉得以轉行的機會,也是他前行路上的阻礙。
  他知道,他需要闖過流量這一關。
?
  要強和幸運
  學跳舞時,只要咬牙堅持訓練,總會看到些成果。而在演員這個行業中,堅持和努力是必備的品質,但是堅持卻不一定有結果,努力也不一定有回報。
  有時候已經拿到劇本了,也被通知準備進組了,可過了幾天,通過網絡才知道,人家已經換人開機了。“我是真的覺得那個人不如自己呀!”
  起初,趙志偉會覺得很不公平,心中也難免感到忿懣。慢慢地,他開始學會了接受。“這就是生存環境,這就是現實社會,沒有絕對的公平,就向著下一個機會努力吧。”
  在演藝圈中,有的人努力了一萬分也沒被人看到,但有的人只努力了一下就被看到了,這其中真的沒什么道理可講。所以到了今天,趙志偉通過趙觀潮這個角色小有名氣,他也認為更多的是因為幸運。“我確實蠻努力的,但是有很多比我努力的人還沒被看到,我必須承認自己是幸運的。”
  他說,保持謙遜才能走得更遠。
經紀人Summer說,趙志偉其實很要強。“每次去試戲或者出通告,他都會到得比約定的時間提早很多,以至于很多工作人員明明準時到了,卻會覺得自己遲到了。”
  “真正要強的人不會把這事兒掛在嘴邊,只是默默做事。”趙志偉說完,“噗”的一聲笑了,他覺得自己總結得非常好。
  父親是軍人,雖然趙志偉說自己在家從來沒有被軍事化地管教過,但他一直對自己很嚴格,也有著一股軍人般的不服輸的勁兒。別人說他不行,他就非要行,從小便是這樣。
  上舞蹈中專的時候,趙志偉很瘦小,個子才一米四五,還沒有班里的女孩子高,老師和朋友都說他的身材不適合學舞蹈。但他還是要學,每天訓練,前踢腿、側踢腿、甩腰都是每次一千個起。中專三年級暑假,終于到了“趙志偉長個兒的年紀”,他只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就長到了一米八三。說起這件事,趙志偉笑言是老天爺垂愛。但他也知道,不能每一次都靠老天爺“打賞”。
  上本科時,編舞老師說他的軟開度很好,想讓他跳主演,但是怕他的力量不夠,于是他開始每天晚上綁著沙袋去后操場跑圈。當時的后操場野草很高,別人都是和情侶在手拉手散步,他就一圈圈地跑。跑了幾個月,“眼看著哥們兒換了好幾個女朋友”。
  回想練舞的那些年,趙志偉說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堅持下來的。“如果換作是現在,我根本堅持不下來。”所以他很感謝那些質疑過他的人,以及當年那個和他比著起早練功的室友,是他們激發了他的斗志。
?
  擺脫他人的期待
  與那些可以變成激勵的質疑不同,當下網絡上的一些閑言碎語甚至是惡意詆毀,毫無意義,卻又難以忽略。
  雖說友善對待粉絲,盡量滿足粉絲期待,是作為藝人的一部分職責,但面對管得太寬的網友和以為愛豆是脫俗之人的粉絲時,維持人氣與保持自我常常難以兼得。
  2017年年初,《一年級·畢業季》在湖南衛視開播,趙志偉是旁聽生組的組長。也不知是為了節目效果,還是這些參與錄制的學生們本身就善于制造話題,節目從播出到結束,引發了不少輿論探討。趙志偉也被卷入其中。
  “那些網友不知道我是什么樣的人,也不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到底是怎樣的,更可怕的是他們可能壓根兒不關心這些,就是罵。”趙志偉眉頭微皺,語速在不知不覺中快了一些。“還是在乎的,確實在乎,說不在乎的時候要么在安慰別人,要么在安慰自己。”
  對于那陣子的生活,趙志偉稱,他活得非常緊繃。
  一個需要安全感的人,永遠不知道明天的工作在哪里。本就不擅與陌生人打交道,又要隨時準備面對網絡上無謂的抨擊,他一度非常害怕接受采訪,甚至要先把問題的答案寫下來,然后狂背到一字不差。
  2017年年底,他與闞清子一起排演話劇《我與世界只差一個你》,閑聊中,闞清子對他說:“就算做不到完全不在乎別人說的話,也別迷失了自己。別人說你是暖男,你就把所有的瀟灑和狂野都收回來,生怕掉了暖男這個標簽,那你還有生活、還有自我么?”
  這番話戳在了趙志偉的心上。所謂人設,到底是為誰而設?如果完全脫離了真實的他,那這個被設計出來的人還有什么意義呢?演員難免會因為角色被貼上各種各樣的標簽,他雖然不抗拒這些標簽,但也不能一直活在標簽里。
  不久前,又有一些不靠譜的八卦傳出,不少人發微博私信給他,說他變了,揚言要脫粉。“總不能別人說點什么我都跑出來解釋,這不僅無用,而且很可笑。就隨他們吧。”趙志偉坦率地講,他也是第一次當藝人,也不知道怎么把自己經營成一個“完美偶像”,不過也正因如此,大家看到的就是真實的他。
  話劇的巡演結束后,他開始慢慢知道什么是生活了。在家做飯、養花、畫畫,雖然每一項做得都不是很好,但至少是在積極地嘗試。最近在自學調酒,因為他和朋友計劃著,有機會就開一間酒吧。
  時間久了,他發現,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工作,做一個會生活的人都非常重要。“想成為好演員真的要會生活,如果我自己都不會吃牛排,又怎么去演好一個在高雅地吃牛排的人呢?”?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七乐彩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