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反制裁,開花易結果難

  俄羅斯可將伊朗石油精煉加工后,再賣給歐洲。但俄羅斯自身也是世界油氣大國,與伊朗的能源出口構成了一定競爭。隨著形勢惡化,伊俄合作會進一步深化,但總存在著一個限度。
?
作者:儲昭根 浙江理工大學特聘教授,“一帶一路”與非傳統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8-15
  美國與伊朗的“制裁與反制裁”正在大斗法。特朗普7月18日宣布,美軍兩棲攻擊艦“拳師”號當天在霍爾木茲海峽“摧毀”一架“飛得非常靠近”的伊朗無人機。而6月20日,伊朗曾擊落一架美國“全球鷹”無人機。美伊從隔空打拳到擦槍走火,似乎更多的還是心理戰,離戰爭應該還很遙遠。
  美伊對抗已經牽扯到美國的盟國。伊朗海軍7月19日在霍爾木茲海峽伊朗水域,扣押了英國“史丹納帝國”號油輪和船上的23名船員。但伊朗在海上遭多方圍堵已成定局。7月23日,英國關于建立一支歐洲為首的海軍力量、在波斯灣聯合護航的提議,得到了法國、意大利、荷蘭和丹麥的支持。英方還在考慮重啟對伊朗的制裁。
  與此同時,伊朗也大打“石油牌”“去美元牌”“免簽牌”等,在俄羅斯以及石油消費大客戶如歐盟、中國、日本、印度等之間合縱連橫。而若前述方法都難以奏效,伊朗最后恐怕還得仿效朝鮮開發核武器,以求政權生存。
?
  難逃SWIFT系統的束縛
  美國于2018年11月中斷了銀行間數據傳輸系統SWIFT對伊朗央行的服務,伊朗此后無法通過該系統收到其石油出口的付款。
  早在2012年,伊朗已經領教過一次SWIFT系統的威力了。當時,美歐曾使用該系統聯手制裁伊朗的核工業。而今,伊朗央行在受制裁數周前,緊急安排從德國調取3億歐元現鈔,并用飛機運回國,提供給無法使用信用卡的伊朗人使用;另據伊朗國家石油公司的消息人士透露,伊朗在美國制裁之前,也已將2000多萬桶石油寄存在中國的大連港。
  SWIFT系統,是一個覆蓋全世界200多個國家和地區、連接超過1.1萬家金融機構的銀行間跨境相互通信與結算系統。美國的制裁讓伊朗成了一座孤島,失去了與國際金融市場的聯系,國際貿易和國際支付受到嚴重限制。
  1973年正式成立、總部在布魯塞爾的SWIFT,自詡是一個國際銀行間非盈利性組織(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網絡核心是分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和美國弗吉尼亞州卡爾佩珀的3個數據交換或操作中心,它們將發報行和收報行連接起來。有證據表明,美國掌控了數據交換中心,并擁有實際控制權。
  2012年,美國財政部游說歐洲100多家銀行,要求它們凍結伊朗數十億美元的資金。英國渣打銀行因與伊朗藕斷絲連,被美國重罰3.5億美元。
  歐盟“記吃也記打”。在美國這次制裁伊朗之前,歐盟就表示會建立一個獨立于SWIFT系統的SPV系統,幫助伊朗繼續與歐盟進行交易。2019年1月,英、法、德三國宣布建立INSTEX結算機制。各方在肯定該結算機制具有繞過SWIFT系統能力的同時,也質疑秉持“易貨交易”理念的INSTEX能否真正落地。
  按照歐盟目前設定,INSTEX結算機制所涉及的是伊朗的人道主義領域,如藥品、醫療設備和農產品等。而在醫療產品方面,2018年,歐盟對伊朗出口7.95億歐元醫療類產品,但僅從伊朗進口0.29億歐元醫療類產品,如果以“易貨交易”原則來看,這樣巨大的貿易差額,無疑會削弱INSTEX系統的有效性。
  此外,歐盟版本的INSTEX并未將石油納入結算。伊朗對此有意見。伊朗外長穆罕默德·賈瓦德·扎里夫7月18日接受《金融時報》采訪時,稱INSTEX的內容“不夠”,“可能解決不了我們的問題”。“除非石油納入結算機制,不然這(INSTEX)不夠實質性。沒有石油,就沒有實質性的貿易。”
  更為關鍵的是,歐盟是SWIFT系統既得利益者。SWIFT總部在布魯塞爾,幫助歐元快速實現國際化。建立獨立于美元的歐元支付體系,并形成制衡美國的力量,歐盟自身實力不濟,內部對美國態度也難統一,很難變為現實。
?
  去美元化是重要一步
  歐盟之外,人民幣及CIPS(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就成為伊朗的新選項。在被SWIFT系統斷開之后,伊朗宣布將人民幣作為主要儲備貨幣,替代美元進行石油交易,并由中國的支付系統CIPS支持。
  早在2018年3月,伊朗已在為自己的石油出口尋找另一條“貨幣化”的出路,宣布計劃發行自己的數字貨幣以繞開美元交易,并將原油等戰略資源作為實物抵押。在尋找可以替代美元的國際新支付系統的時候,伊朗便瞄準了中國的CIPS和歐盟的INSTEX系統。2018年8月,伊朗正式把美元從其官方匯率報告平臺(央行)旗下的外匯牌價網站Sanarate撤下,將人民幣列為三大主要換匯貨幣之一。
  讓美元不得在伊朗的經濟商業中運作,這樣的“去美元化”是伊朗經濟“反制裁”的重要一步。不僅僅是伊朗,俄羅斯、委內瑞拉、阿聯酋、卡塔爾、安哥拉、尼日利亞、伊拉克等全球8大石油國已公開“叫停”石油美元。目前,已有60多個國家將人民幣計入外匯儲備,28個國家宣布使用人民幣進行貿易結算。中國已成為全球最活躍的原油期貨交易市場。
  另據中國社科院等機構近日聯合發布的《世界能源藍皮書:世界能源發展報告(2019)》,人民幣原油期貨自上市一年以來,已經成為全球第三大、亞洲最大的原油期貨交易市場,僅次于美國的WTI原油市場和英國的布倫特原油市場,并有望在未來成為亞洲原油定價的基準。
  不過,中國企業面對美國的金融霸權,亦很脆弱。交通銀行、招商銀行和浦發銀行,因《華盛頓郵報》相關報道指它們拒絕執行美法院關于“違反對朝鮮制裁”調查的傳票,有可能面臨被切斷美元清算渠道的風險。7月22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公開表示,一家中國地方公司因采購伊朗石油,將遭到美國的制裁。稍早前,美商務部突然公布了一份制裁名單,其中包括4家中企,制裁理由也與伊朗有關。
  為防范類似風險,中國兩大國有油企—中石油和中石化已暫停了進口伊朗原油,同時重啟了與伊朗的石油結算通道—昆侖銀行的伊朗結算業務。
  當然,伊朗還可能利用加密貨幣或類似沙特和阿聯酋已嘗試的主權數字貨幣,來規避制裁。由于擔心洗錢和資本外逃,2018年4月,伊朗發布禁止所有金融機構參與加密貨幣活動的全面禁令。5個月后,伊朗又將加密貨幣挖礦作為一項經濟活動合法化。同時,伊朗加快了開發國家加密貨幣的步伐,并由伊朗法幣“里亞爾”作為擔保。
  然而,伊朗加密貨幣除了能促進與戰略合作伙伴簽署雙邊或多邊協議之外,將無法對抗美國的制裁。美國聯邦參議員泰德·克魯茲去年12月13日已提出《阻止伊朗非法金融法案》(Blocking Iranian Illicit Finance Act),旨在制裁伊朗即將發行的主權加密貨幣。加密貨幣具有中心化性質,美國的制裁將讓其在國際交易中沒有一席之地,變得就像伊朗法定貨幣一樣不可信。
?
  合縱連橫以自保
  40年來,伊朗之所以能和美國玩“貓和老鼠”的游戲而不垮,根本原因在于伊朗手握能源、資源及地緣政治牌,在大國之間合縱連橫而自保。
  伊朗是世界上公認的能源大國,占有世界17%~20%的天然氣儲量和世界12%~15%的石油儲量。東亞的中日韓、南亞的印巴,對外部油氣資源的依存度都高達70%以上。歐盟能源消費總量位居世界第三,整體對外依存度自2004年以來普遍高于50%,部分國家甚至超過97%。而且,歐盟能源進口渠道單一,油氣資源主要依賴俄羅斯和中東地區國家。
  實際上,歐盟與美國的對伊政策分歧,主要緣于美歐在中東利益上的沖突。盡管歐盟希望通過歐元計價結算,繼續進口伊朗的廉價石油,并推出“阻斷法令”幫助歐洲企業規避美國的懲罰,但終究“胳膊扭不過大腿”,美元的束縛力遠比歐盟官員預期的要大。
  歐洲領導人無法控制歐洲煉油廠所作的決定。由于擔心美國制裁,歐洲煉油廠早在數月前就已開始削減伊朗原油進口。最后各方用腳投票的結果是,像全球能源巨頭道達爾公司宣布放棄所有在伊朗的投資計劃,并將2017年投資占股50.1%的南帕爾斯油氣田股權轉讓;法國汽車制造商標致雪鐵龍、第三大集裝箱承運商達飛海運集團,迫于美國淫威相繼退出伊朗市場。
  伊朗是印度的第三大石油供應國,印度在2018年12月還正式接管了伊朗的戰略港口恰巴哈爾港。印度與伊朗、阿富汗當月在三邊會議上,就三國間的貿易和過境走廊達成協議。印度接管恰巴哈爾港以后,就可以繞開巴基斯坦,從伊朗向阿富汗運輸物資,對沖中國在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工程。但自2019年5月以來,印度并未進口一滴伊朗原油,反而是伊朗向巴基斯坦邊境走私石油的摩托車大軍浩浩蕩蕩。
  2019年6月,安倍晉三成為自1978年福田赳夫之后,約41年來首位訪問伊朗的日本在任首相。日本的石油對外依存度將近100%,對伊朗的石油依賴度曾一度高達70%。盡管日本最先服從禁令,停止從伊朗進口原油,但日本有85%的石油和28%的天然氣仍來自波斯灣。避免伊朗封鎖霍爾木茲海峽,事關日本的能源安全。7月19日,美方向日本使團通報“海事安全倡議”,即美國發起的組建國際軍事聯盟的計劃,以確保盟國在霍爾木茲海峽的航行自由。
  俄羅斯與伊朗同病相憐,均飽受美國制裁之苦。根據俄羅斯外交部的統計,僅美國目前對俄羅斯的各種制裁已經多達68個。伊朗與美國關系惡化,符合俄羅斯利益,能分解俄的戰略壓力,讓俄再次獲得稍稍喘息的機會。
  伊俄合作最令人矚目的部分,是為降低運輸成本而在幾年前簽署的能源互換協議。伊朗北部直接用俄羅斯南部的油氣,而由伊朗南部的氣田償還俄羅斯指定的海外客戶,這樣可省掉伊朗從南至北翻山越嶺運輸天然氣的成本。
  在敘利亞問題上,俄羅斯和伊朗堅決支持阿薩德政權,這是伊俄戰略合作的促進器。正因為如此,俄羅斯自始至終都沒有理會美國的制裁和石油禁令,堅持在2017年5月與伊朗續簽了價值450億美元的石油換商品協議(最初是價值200億美元的協議,于2014年簽署)。
  2018年8月,俄羅斯、阿塞拜疆、伊朗、哈薩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等里海沿岸五國,還簽訂了《里海法律地位公約》。伊俄兩國可能借此突破美國的制裁。
  不過,俄羅斯GDP在2018年僅有1.66萬億美元,排名世界第11位,能力還是相當有限。俄羅斯可將伊朗石油精煉加工后,再賣給歐洲。但應該清楚的是,俄羅斯也是世界油氣大國,俄經濟增長主要靠其能源出口,這與伊朗的能源出口構成了一定競爭。可以預見,隨著形勢惡化,伊俄合作會進一步深化,但總存在著一個限度。
  當然,伊朗還可利用自身是地區交通樞紐的位置,通過跨境運輸和邊境貿易突破封鎖。近年來,伊朗大力向外延伸鐵路,伊朗-土庫曼斯坦-哈薩克斯坦的南北通道已貫通。拉什特(阿塞拜疆)-阿斯塔拉(伊朗)鐵路的建設,旨在整合阿塞拜疆、伊朗和俄羅斯的主要交通線路,將為歐洲與東南亞提供更加便捷的商貿通道。伊朗還可依托波斯灣地區的恰巴哈爾港、里海沿岸的恩澤利、與土庫曼斯坦接壤的薩拉赫斯口岸,同時在三個不同的方向成為中國與歐洲之間運輸通道的樞紐。
?
  擁核:突圍或毀滅?
  石油出口額占伊朗出口總額的60%。在特朗普制裁前,伊朗的石油產品出口量占世界石油出口最多的前七國之列。特別是在國際社會與伊朗2015年達成核問題協議后,伊朗經濟飛速增長。2016年的GDP增長率超過12%。在特朗普重啟制裁后,伊朗經濟立即受到嚴重打壓,2017年GDP增速不足5%,2018年變成1.5%的負增長。
  2019年5月初,美國對伊朗的石油豁免期正式結束,伊朗石油的海上出口受到全面圍堵。有報道稱,在伊朗阿巴斯港巨大的儲油罐里有7300萬桶石油,在港口外無法駛出大海的數十艘大型油輪上也有2000萬桶石油。
  7月4日,英國在直布羅陀海峽,扣押運輸原油到敘利亞的伊朗“格蕾絲1號”油輪。幾天后,又一艘伊朗油輪在蘇伊士運河被埃及軍方扣押。而早在5月中旬,伊朗“幸福1號”超級油輪在紅海突發“故障”,被沙特海岸警衛隊拖至港口城市吉達進行維修,然后因維修費談不攏一直被扣住,直到7月20日才離開沙特吉達,由兩艘伊朗拖船拖回國。
  因伊朗油輪被扣押事件頻發,伊朗周邊的能源運輸線路成為伊朗“反制裁”的生命線。但伊朗通往周邊國家的油氣管線遠未成型,多數尚在規劃之中,遠水難救近火。伊朗現在能做的諸如:大幅降低油價,以物物交換或偷運石油等“其他方式”阻止其石油出口過度下降,包括通過與巴基斯坦或阿富汗的陸地邊界,偷運石油出境銷售。有報道稱,伊朗涌現了30多萬摩托車隊,他們是將原油不斷運往伊朗邊境,再進行轉賣的主力。但換來的寶貴資金,不過是杯水車薪。
  既然博爾頓代表的美國鷹派就是想通過不斷升級的制裁讓伊朗政權徹底垮掉,那么伊朗決不輕易屈服,談判或升級對抗是其兩手選擇。特朗普過于親近以色列,而伊以水火不容,讓伊朗難再走上談判桌。那么,伊朗仿效朝鮮擁核是其必然選擇。伊朗外長扎里夫7月1日表示,伊朗濃縮鈾儲量已經突破2015年伊核協議所規定的300公斤上限。
  美國譴責伊朗搞“核訛詐”,但伊朗卻顯示對外交解決美伊沖突的失望。美對伊“極限施壓”,伊核緊張局勢又走向了新一輪升級老路。伊朗實現擁核而突破制裁,迫使美國重新走上談判桌,還是美伊最終不得不兵戎相見,這是決定伊朗生存或毀滅的根本問題—或曰中東之謎,只能且等時間來揭曉。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七乐彩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