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望為什么會打敗希望

  我們的偏見導致我們將理想主義的鼓舞力量拱手交給壞人,而我們本可以利用它來實現共同的積極理想。

作者:尼古拉斯·阿加爾(Nicholas Agar)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8-14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都會發現人們對負面理想存在偏好。比如極端主義理想,我們私下里認為它們具有極強的感染力,足以吸引新的教徒。
  與此同時,我們往往不那么認真地對待積極的理想,本能地不相信在縮小貧富差距或實現零碳經濟領域,可能取得有意義的進展。為實現上述道德目標所提出的政策,被視為脫離現實或沒有希望,而支持它們的政客則根本不受關注抑或招來懷疑的目光。總而言之,我們的偏見導致我們將理想主義的鼓舞力量拱手交給壞人,而我們本可以利用它來實現共同的積極理想。
  在2017年新西蘭大選期間,許多評論人士嘲笑工黨領袖阿德恩所提出的樂觀目標。同樣,當在校學生找到美國民主黨加州聯邦參議員黛安·范恩斯坦要求她支持綠色新政時,她卻以不切實際為由拒絕了。“參議院不會通過那項決議,”她表示,“你們可以把我的話帶給叫你們來這里的人。”
  現在來看看今年3月在新西蘭克賴斯特徹奇謀殺51名穆斯林的白人至上主義者。他聲稱目標是為扭轉非洲人和中東人對歐洲白人的“大替代”,而且聲稱這同時將實現“拯救環境”的目標。這顯然是徹頭徹尾的荒謬。但當一名19歲男子在4月襲擊加州猶太教堂時,我們注意到他很有可能在線引用過克賴斯特徹奇槍手的聲明內容。而且在這兩起案件中,我們都公開承認這些人是挪威白人至上主義者布雷維克的意識形態繼承人。
  顯而易見,我們應當繼續憂慮極端主義理想的在線傳播。但如果我們真想認真對待這些“散布者”的說服力,我們就要以同樣的方式對待起初看似荒謬的積極理想。在阿德恩的“童話世界”中,滲透著消滅學生負債及大幅減少兒童貧困的希望。只要能認真對待這些目標,我們就可以賦予它們已經賦予有毒意識形態的同樣的功效。
  有價值的道德理想,也不會百分之百實現。在擔任總理早期,阿德恩承諾在10年內實現兒童貧困減半的目標。她在2017年大選中的對手,來自國家黨的比爾·英格蘭,一直拒絕承認兒童貧困目標,理由是其實現狀況無法衡量。作為一種沖擊大選辯論的策略,他最后承諾實現一個相對溫和的競選目標。如果阿德恩成功實現10年連任,我敢打賭兒童貧困也不可能減半,但她的努力將產生明顯的效果。
  減少兒童貧困,就像應對氣候變化,需要進行廣泛的人類合作和某種程度的個人犧牲。然而,相比這些,我們更容易設想復雜社會問題的技術解決方案,并且傾向于認為技術障礙是可以克服的。因此,盡管一場大火奪去了“阿波羅1號”4名宇航員的生命,但美國宇航局依然在肯尼迪總統設定的最后期限前登上了月球。同樣,當SpaceX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幻想殖民火星時,我們都暗暗地為他加油。
  但我們不能指望某位行善的百萬富翁能研發出一款協助我們擺脫氣候變化的全新奇跡技術。能夠解決上述及其他許多類似問題的,只有真誠的合作。
  無論包含什么樣的道德內涵,共同理想都可以成為強大的激勵因素。就在不久前,我們還認為當代納粹分子遭到了無藥可救的欺騙。他們偶然的游行,幾乎成為漫畫創作的源頭。但現在我們不得不再次認真對待新納粹,我們不得不擔心他們愿意為邪惡事業所做出的犧牲。
  可悲的是,我們除接受他們理想的負面功效外別無選擇。但我們也不應忽視積極理想作為合作及道德進步引擎的潛在力量。我們應當允許自身放縱某些更加樂觀的幻想。它們通常會帶來一定的成果,而有成果總比沒有強。
?
  本文由Project Syndicate授權《南風窗》獨家刊發中文版。尼古拉斯·阿加爾,新西蘭哲學家,在科技變革對人類的影響方面著述甚豐,其最新著作是《如何在數字經濟中做一個人類》。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七乐彩的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