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磋商走到了哪一步

  從近期雙方透露的消息來看,中美貿易磋商可能走到了接近達成協議的程度。

作者:本刊記者 雷墨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4-22
  2月21日至24日,在華盛頓舉行高級別貿易磋商后,近一個月來中美雙方再也沒有舉行過面對面的磋商。在此期間,國際媒體關于中美貿易話題的報道并不多,但兩國的磋商并沒有陷于沉寂,而是在繼續緊鑼密鼓地進行。從近期雙方透露的消息來看,中美貿易磋商可能走到了接近達成協議的程度。美方的消息也印證了這一點,但華盛頓同時也對何時,以及能否最終達成協議不置可否。
  目前這種“謹慎樂觀”的局面是如何形成的?未來的走向會如何?弄清這些問題,首先需要對中美貿易問題博弈的動態變化有清晰認知,這個變化的一個突出特點是,從美方漫天要價到貿易戰爆發,從開始嚴肅的貿易談判到雙方都相向而行,再到目前的爭取達成協議。此外,還需要理解這種變化背后的動力是什么,為何中美雙方都有避免貿易戰升級的主觀意愿。這些都是預判未來走向的關鍵因素。
?
  接近達成協議
  關于中美貿易磋商,值得特別留意的是新華社3月14日的一則短消息。這則消息全文不到一百字:“3月14日上午7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劉鶴應約與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財政部長姆努欽進行第三次通話,雙方在文本上進一步取得實質性進展。”
  這里面有兩個關鍵信息,一個是“第三次通話”,說明此前還有兩次通話。也就是說,雖然2月下旬的華盛頓磋商后,中美沒有再舉行面對面的談判,但磋商一直在進行。另一個是“在文本上進一步取得實質性進展”。“文本”意味著雙方已經進入起草協議的階段。“進一步取得實質性進展”說明在重大問題上雙方分歧在縮小。
  3月12日,新華社發布了關于“第二次通話”的消息,關鍵的內容是“雙方就文本關鍵問題進行具體磋商”。值得注意的是,這是歷次中美貿易磋商后中方所發布的聲明中,首次提到“文本”這個詞。“磋商文本”預示著開始討論協議的具體內容,這也從側面反映了,此前的中美貿易磋商都還處于“前協議”階段—沒有進入真正討論協議的程序。
  美方透露的信息也印證了這一點。1月29日至31日華盛頓磋商結束后,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雖然稱會談取得了進展,但也明確表示雙方甚至還沒有就“草案框架”(draft framework)達成共識。2月28日,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在回應記者提問時說,雙方將按照兩國元首指示,做好下一步工作。“關于磋商的其他具體細節,目前我沒有更多的信息可以透露。”
  至于“第一次通話”,中美雙方都沒有發布相關消息。從已公布的兩次通話內容所呈現的進展來看,可以想見,“第一次通話”時雙方離討論協議還有一定的距離。以“倒推”的方式,從中方幾次表態的變化,可以看出中美貿易磋商正接近達成協議。以“正向時間軸”看美方態度的變化,也可以得出相似的結論。
  就在中國商務部發言人2月28日做出那番表態前數小時,萊特希澤出席了美國眾議院籌款委員會關于中美貿易磋商的聽證會。在這次長達3個多小時的聽證會上,萊特希澤對美方態度的闡述,要遠多于對磋商細節和進展的表述。他說:“我不會傻到一次談判就能改變所有中國的行為,或者改變我們與他們經貿關系。”他還強調,關稅威脅是迫使中國坐在談判桌上的必要手段。
  對于那次聽證會,美國輿論的評價是,萊特希澤在“淡化美中很快達成協議的可能性”。稍微留意可以發現,自1月7日至9日中美在北京舉行副部長級貿易磋商以來,歷次磋商后特朗普和姆努欽的表態都相對積極,但萊特希澤的態度明顯謹慎得多。這也凸顯了這樣一個微妙的事實,即萊特希澤表態的變化,更能反映出中美貿易磋商是否以及在多大程度上取得了實質性進展。
  美國時間3月12日(北京時間3月13日,也就是中美“第二次通話”之后),萊特希澤出席了美國參議院財經委員會的聽證會。這次聽證會的主要議題是世貿組織改革,但也提及了中美貿易磋商。他在聽證會上說:“我們希望在接下來的幾周內能達成協議。”萊特希澤還表示,結構性的問題必須得到解決,“我們的談判正在解決這些問題,我們在取得進展。”
  尤其值得關注的是,萊特希澤還提到即將達成的協議將有超過110頁的內容。這是截至目前,對協議文本的“存在”最明確的證實。在這次聽證會上,萊特希澤還表示將很快就貿易磋商問題再次與中方通話。3月14日新華社的消息,不但證實了“第三次通話”,事實上也印證了萊特希澤所稱的“文本”的存在。
?
  談判為何加速
  接近達成協議的另一面是談判在加速。今年1月7日至9日,在北京舉行副部長級磋商后,中美貿易磋商就駛入了快車道。從1月30日至31日的華盛頓磋商,到2月14日至15日的北京磋商,再到2月21日至24日的華盛頓磋商,不到一個半月的時間內,中美舉行了3次高級別措施。這是“駛入快車道”的最佳注腳。而且,2月下旬最后一次高級別磋商后,中美的貿易磋商并沒有減速,而是朝達成協議的目標邁進。根據商務部3月21日的信息,萊特希澤、姆努欽將于3月28日至29日應邀訪華,在北京舉行第八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劉鶴副總理將于4月初應邀訪美,在華盛頓舉行第九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
  從中方的角度看,去年12月1日中美元首在布宜諾斯艾利斯會晤后,美方才開始嚴肅地對待貿易談判,改變了此前漫天要價的態度。這對于中國來說無疑是個需要抓住的機會。經濟下行而且還未見底的情況下,盡快結束貿易戰會是中方的當然訴求。此前特朗普政府稱3月1日可能把中國2000億美元商品的關稅從10%提高到25%,中方只有積極參與談判,才有消除這種可能性的機會。事實也證明中方達到了這個目的。
  為何特朗普對中美貿易磋商變得積極起來?因為他也有結束貿易戰,至少是不升級貿易戰的需求。今年1月,澳大利亞學者喬治·瑪拉諾在媒體上撰文,從特朗普政府的咄咄逼人得出對中美貿易戰前景不樂觀的結論,不過他同時也寫道,“唯一能讓美國轉向的是出現嚴峻事實,即它正在輸掉貿易戰。”美國是否正在輸掉貿易戰暫且不論,但特朗普政府正在感受到貿易戰的壓力,卻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如若不然,他不太可能表現出對達成協議的興趣,而是會更有意愿升級貿易戰。
  3月6日,美國商務部公布2018年貿易數據。這一年美國的商品和服務總貿易逆差創下了6210億美元的歷史新高。中美雙邊貿易方面,根據美方的數據,美國從中國的商品進口,從2017年的5055億美元,增加到2018年的5395億美元;對中國的商品出口,從2017年的1300億美元,減少到2018年的1203億美元。美國全年對華商品和服務貿易逆差,從2017年的3755億美元,增加到2018年的4192億美元,擴大了近1100億美元(增長11.6%)。
  諷刺的是,正是一年前的3月,特朗普發了那條帶有“戰前動員”意味的推特:“貿易戰是好事,很容易贏!”縮小貿易逆差,是特朗普政府發起貿易戰的主要訴求之一。一年后的結果證明,貿易戰肯定還沒有贏,而且看起來也不容易贏。進入3月后,雙方的磋商明顯在提速,不需要復雜的推理,就能看出這些事之間的聯系。
  “商人總統”特朗普對數據和市場反應特別敏感,他把美國股市的表現視為檢驗自己經濟政策的一個關鍵指標。但不確定性是市場的天敵。因對特朗普加征關稅不滿而辭職的前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科恩,3月13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特朗普“急切”(desperate)希望與中國達成協議,因為他想通過達成協議提振股市,去年美國股市的表現已經證明了貿易戰的負面影響。
  今年1月以來,歷次中美貿易磋商后,萊特希澤的表態都相對謹慎,特朗普與姆努欽的表態都相對積極。這種表態差異的原因之一,是他們的身份不同。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的“主業”是貿易談判,總統特朗普和財長姆努欽,還需要考慮美國經濟對美中貿易談判的反應。無論談判的結果離所希望的協議有多遠,特朗普與姆努欽都會公開表態“取得進展”,不是因為他倆有更多善意,而是需要制造穩定的預期。
?
  有何不確定性
  但另一方面,對于能否最終達成協議,醉心于贏得貿易戰的特朗普與貿易鷹派人物萊特希澤,一直都不置可否。很少有人懷疑,這是特朗普在用“不可預測”制造談判優勢,因為這正是他向來篤信的談判策略。2月底無果而終的美朝峰會后,特朗普曾暗示,如果美中貿易協議不夠好,他不會簽字。從這個意義上說,中美貿易磋商未來的一個不確定性,是特朗普將如何抉擇。
  不過,相對來說這個不確定性還不算特別大。就不達成協議的后續影響來看,美朝之間的核談判與中美貿易談判存在本質上的不同。對于特朗普來說,他能在河內談判桌上輕松走人,主要原因之一是不達成協議的“成本”很低—朝鮮繼續遭受經濟制裁但美國經濟沒有任何損失。但如果中美貿易磋商沒有一個結果,美國經濟感受到的絕不會是“輕松”。
  美國三位經濟學家今年3月1日公布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底,特朗普政府加征的關稅,讓美國消費者和進口公司每個月多花了30億美元,此外還有每個月14億美元的效率或福利損失。另有數據顯示,2018年美國對中國進口商品多加征的關稅約為84億美元,而特朗普政府對美國農民(他的政治基本盤之一)的補貼是120億美元。“得不償失”就難以持續。
  更大的不確定性來自國會。“如果中國人不做出重大讓步,總統應該拿出勇氣轉身走人。”3月13日,也就是萊特希澤首次披露美中協議存在的那次聽證會的第二天,美國民主黨參議院領袖舒默說了這樣的話。據路透社3月13日報道,在那次聽證會上,民主黨議員施壓萊特希澤透露更多細節,確認特朗普政府是否會保留能以加征關稅單邊施壓中國的權利。事實上,中美貿易磋商以來,國會民主黨比共和黨更不吝嗇展現強硬。
  在中美貿易問題上,特朗普通過設定較短的談判期限、較高的談判目標,某種程度上說把自己逼到了墻角。國會民主黨“鼓勵”特朗普不要放棄達成“完美協議”的目標,事實上有“請君入甕”之嫌,尤其考慮到2020年大選這個因素。如果中美達不成協議,經濟表現不佳的話,民主黨會攻擊特朗普的經濟政策。與此同時,經濟表現不佳造成的政治負面影響,又會轉化為攻擊特朗普的政治籌碼。
  但是,如果中美達成一份不那么“完美”的協議,雖然民主黨會指責特朗普妥協退讓,但經濟的提振卻能削弱其遭受政治攻擊的可能。從這個意義上說,特朗普是否會“兩害相權取其輕”,以達成一份“中程協議”的方式,讓中美貿易磋商在2020年大選前有一個結果?不過,目前來看,即便達成協議,對中美雙方來說都不會“絕對完美”,這也是一個“不確定性”。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七乐彩的玩法